急求文学片段!!

2024-07-11 23:17:30
推荐回答(2个)
回答1:

以下是摘自曹禺《雷雨》剧本的一段冲突。非常适合话剧演出时候使用。你仔细看看,其中的矛盾明显有愈演愈烈的形式。我特意找来给你。本来是想找《骆驼祥子》的,可惜人物都不符合你的要求。要是不合适,我还可以帮你看看其他的。

主要人物
周朴园——某煤矿公司董事长,55岁
周蘩漪——其妻,35岁
周萍——其前妻生子,28岁
周冲——蘩漪生子,17岁
鲁侍萍——朴园妻子,某校女佣,47
鲁贵——周宅仆人,48
鲁四凤——鲁贵与侍萍女,18,周宅使女。
鲁大海——朴园与侍萍之子,煤矿工人,27

故事简介:(你应该会知道。但还是发一遍吧,省的你找还费劲。呵呵~)
20年代一个夏天,气候闷热逼人,室外没有阳光,天空昏暗,暴风雨即将来临。周公馆的老爷周朴园由于处理矿工罢工,一直忙于公务,回到家里没有看到太太蘩漪。客厅里使女四凤正在滤药,她的父亲鲁贵昨天连喝带赌,欠了别人的债,正厚着脸皮向女儿要钱呢,“如果你不给,我就要把你和大少爷之间的私情张扬出去。”四凤无奈,只得给他钱打发他走,鲁贵一高兴,告诉四凤大少爷周萍和他的继母蘩漪有乱伦关系,正在这时蘩漪走进客厅,向四凤打听大少爷周萍的消息。太太这么一问,她心里更紧张了,太太又请她母亲来,不知安的什么心。

这时,蘩漪的亲生儿子周冲蹦蹦跳跳地跑进来,他对母亲说,他想把自己的学费分一半给四凤,好让她去上学,因为他正热恋着四凤。正当此时,周萍走进了客厅,他说他明天休离家到矿上去,找父亲谈一谈。

周萍是周朴园同他家的一个侍女生的孩子,那时候,他还是个封建官僚家庭的大少爷,与仆人梅妈的女儿梅侍萍相爱,侍萍为他生了两个儿子,因周家老太爷不同意这门亲事,所以在侍生下第二个孩子第三天,大年夜的晚上被赶出家门,她抱着孩子冒着暴风雪投河自尽。后周家几次搬家。

蘩漪是周朴园的第二个太太,她只比周萍大7 岁,她脸色苍白,面部轮廓很美,眉目间显出忧郁,她有些神经症,得不到任何温情,因而爱上软弱的周萍。蘩漪让四凤的母亲鲁妈来,就是要让她把四凤带走,重新得到周萍。

午饭后天气更加阴沉郁闷。周萍走进客厅,打了个暗号,四凤从外面跑了进来,他们约定晚上11点到四凤的屋子相会。蘩漪希望周萍留下陪陪他,她指责周萍当初引诱她,使她现在母亲不像母亲,情妇不像情妇。周萍冷漠地说:“如果你以为你不是父亲的妻子,我自己还承认我是我父亲的儿子。”“我盼望这一次的谈话是我们最后一次。”她对周萍说:“你不能就这么抛弃我,我不能受周家两代人的欺负。我要让你尝尝一个女人受伤害时的力量。”

鲁妈在四凤的陪同下来到了客厅,就是当年投河自尽的梅侍萍,当年她并没有死,被人救了,后来又嫁了两次,都是下等人。她万万没想到,三十年前她伺候周家的老爷,三十年后,她的女儿又伺候周家的少爷。

周朴园走进客厅,侍萍的无锡口音引起了他的注意,经过盘问,他认出了侍萍,在此之前,他很怀念侍萍,家里的一切都按照侍萍在时的布置,可当活着的侍萍站在他面前时,他却厉声说:“你来干什么?”“是谁指使你来的?”侍萍愤怒地回答:“命,不公平的命指使我来的。”周朴园决定用钱来解决他们的恩怨,侍萍当面撕碎了5000元支票,她说只想见见他的萍儿。

这时罢工代表鲁大海闯了进来,他就是侍萍和周朴园的第二个儿子。周朴园拿出复工合同,原来他用钱收买了另外几个罢工代表,而准备开除鲁大海。鲁大海非常愤怒地提露他在包哈尔滨江桥时,故意让江堤出险,淹死了三千多名工人,发了一笔绝子绝孙的昧心财。周萍上来打了鲁大海两个巴掌,侍萍看到父子、兄弟势不两立的惨剧。

晚上,电闪雷鸣,风雨交加。周冲奉母命来给侍萍送100 元钱。四凤拒绝接收,鲁贵却厚着脸收下了,鲁大海知道此事,带着鲁贵把钱退还给周冲,并把周冲赶出门。周萍也冒雨来到鲁家,周萍从窗子跳进四凤的房间,跟踪而来的蘩漪把窗子关死,进屋拿东西的大海发现了周萍,四凤羞愧地夺路而逃。

侍萍和鲁大海来到周公馆找四凤,侍萍要带四凤回家,四凤不得已向侍萍说出真相,她已经怀了周萍的孩子,如睛天霹雳,他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呀。在四凤的苦苦哀求下她答应让周萍带四凤走,永远不要再见到他们。

蘩漪带周冲来阻止周萍带四凤走,周朴园也闻声而至,他以为侍萍前来认儿子,让周萍跪下认自己的生母。严酷的现实让四凤无法承受,她冲向花园,碰到漏电的电线而死,周冲去救她也触电身亡。周萍开枪自杀了,两个妇人疯了

以下是摘自话剧第三章的后半部分章节。太多了,就找这么一段带表性强的。

〔萍向饭厅跑。

大 不用去--不要紧,一点凉水就好。她小时就这样。

〔萍拿凉水淋在她面上,四凤渐醒,面呈死白色。

鲁 (拿凉水灌四凤)凤儿,好孩子。你回来,你回来。--我的苦命的孩子。
四 (口渐张,眼睁开,喘出一口气)啊,妈!
鲁 (安慰地)孩子,你不要怪妈心狠,妈的苦说不出。
四 (叹出一口气)妈!
鲁 什么?凤儿?
四 我,我不能告诉你,萍!
萍 凤,你好点了没有?
四 萍,我,总是瞒着你;也不肯告诉您(乞怜地望着鲁妈)妈,您--
鲁 什么,孩子,快说。
四 (抽咽)我,我--(放胆)我跟他现在已经有……(大哭)
鲁 (切迫地)怎么,你说你有--(受到打击,不动。)
萍 (拉起四凤的手)四凤!怎么,真的,你--
四 (哭)嗯。
萍 (悲喜交集)什么时候?什么时候?
四 (低头)大概已经三个月。
萍 (快慰地)哦,四凤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我,我的--
鲁 (低声)天哪!
萍 (走向鲁)鲁奶奶,你无论如何不要再固执哪,都是我错:我求你!(跪下)我求你
放了她吧。我敢保我以后对得起她,对得起你。
四 (立起,走到鲁妈面前跪下)妈,您可怜可怜我们,答应我们,让我们走吧。
鲁 (不做声,坐着,发痴)我是做梦。我的女儿,我自己生的女儿,三十年的功夫--
哦,天哪,(掩面哭,挥手)你们走吧,我不认得你们。(转过头去)
萍 谢谢你!(立起)我们走吧。凤!(四凤起)
鲁 (回头,不自主地)不,不能够!

〔四凤又跪下。

四 (哀求)妈,您,您是怎么?我的心定了。不管他是富,是穷,不管他是谁,我是他
的了。我心里第一个许了他,我看见的只有他,妈,我现在到了这一步:他到哪儿我也到哪
儿;他是什么,我也跟他是什么。妈,您难道不明白,我--
鲁 (指手令她不要向下说,苦痛地)孩子。
大 妈,妹妹既是闹到这样,让她去了也好。
萍 (阴沉地)鲁奶奶,您心里要是一定不放她,我们只好不顺从您的话,自己走了。凤

四 (摇头)萍!(还望着鲁妈)妈!
鲁 (沉重的悲伤,低声)啊,天知道谁犯了罪,谁造这种孽!--他们都是可怜的孩子
,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。天哪!如果要罚,也罚在我一个人身上;我一个人有罪,我先走
错了一步。(伤心地)如今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,事情已经 做了的,不必再怨这不公平的
天,人犯了一次罪过,第二次也就自地跟着来。--(摸着四凤的头)他们是我的干净孩子
,他们应当好好地活着,享着福。冤孽是在我心里头,苦也应当我一个人尝。他们快活,谁
晓得就是罪过?他们年青,他们自己并没有成心做了什么错。(立起,望着天)今天晚上,
是我让他们一块儿走,这罪过我知道,可是罪过我现在替他们犯了;所有的罪孽都是我一个
人惹的,我的儿女都是好孩子,心地干净的,那么,天,真有了什么,也就让我一个人担待
吧。(回过头)凤儿,--
四 (不安地)妈,您心里难过,--我不明白您说的什么。
鲁 (回转头。和蔼地)没有什么。(微笑)你起来,凤儿,你们一块儿走吧。
四 (立起,感动地,抱着她的母亲)妈!
萍 去!(看表)不早了,还只有二十五分钟,叫他们把汽车开出,来,走吧。
鲁 (沉静地)不,你们这次走,是在暗地里走,不要惊动旁人。(向大海)大海,你出
去叫车去,我要回去,你送他们到车站。
大 嗯。

回答2:

…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雷雨